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安夜网 首页 科技 查看内容

未成年孕妇,未成年妈妈,甚至还有未成年二胎妈妈。她们怎么就成了网络直播热门?

2018-4-3 14:18| 发布者: 左二爷| 查看: 50| 评论: 0|来自: 西安夜网www.rxy123.com

摘要:  网站应当第一时间,对这些视频进行下架处理,以保护未成年人的隐私,同时将相应的证据材料加以固定,交给警方,由警方来进行调查。

  北京建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纪建明:

  网站应当第一时间,对这些视频进行下架处理,以保护未成年人的隐私,同时将相应的证据材料加以固定,交给警方,由警方来进行调查。

  解说:

  视频直播真的可以只提供技术不负责内容吗?

  中国社科院青少年与社会问题室副主任 田丰:

  如果青少年一开始选择了不好的视频,网络按照这种逻辑,继续给推送的话,会给青少年造成一种很负面的影响。

  解说:

  快手视频,火山视频。

  《新闻1+1》今日关注:谁在推送“少女妈妈”?

  主持人 白岩松:

  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近一段时间,有媒体报道,在一些视频网站上出现了大量的少女妈妈或者说早孕妈妈,其中有一定的比例其实是未成年人,相关的一些画面当然我们节目当中不能播放。

  但是我们看看一些内容,其中包括全网最小二胎妈妈,14岁就拥有了自己的小可爱,16岁妈妈独自带二胎孩子,16岁就已经二胎孩子了,希望官方送我上热门,13岁的孕妈妈,有经验的姐姐们教教我怎么生孩子,怕疼等等,由于这个第四条和第二条都涉及到14岁以下,这要声明一下,不管愿不愿意按我们的法律规定,其实是与14岁以下的女孩发生性关系全是强奸罪,还有相差九岁的姐弟,你刚上幼儿园,我却已经为人父母等等。

  当这样的问题一经媒体曝光,这个视频网站马上一副态度很诚恳的样子跳出来,同时显得很无辜,把矛头直接指向技术,都是推荐算法闹的,这些推荐算法怎么没脑子呢等等,到底没脑子的是技术还是人,到底是背后是人推送这些东西,还是所谓的技术推送呢?来,今天我们关注一下

  (播放短片)

  解说:

  你十四五岁的时候在做什么?十四五岁又能做什么?这些看似很平常的问题,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里,被“14岁未成年宝妈”、 “全网最小二胎妈妈”、“00后小情侣直播私奔第65天”的标题,给出了令人错愕的回答。

  一组媒体标题:

  平台热捧早孕网红 “全网最小二胎妈妈”点击量惊人

  16岁“小妈妈”被推成网红,网络平台底线在哪?

  14岁早恋生子、最小二胎妈妈…这些竟被推成“网红” !

  解说:

  记者发现,在“快手”、“火山小视频”的网络视频直播中,充斥着大量以“未成年少女做妈妈”、“全网最小二胎妈妈”为内容的视频。这些视频,点击量高,关注度大,甚至在这样的视频平台中,形成一种风潮。更可怕的是,这些视频,还会被标注“官方推送”的字样。

  央视记者 卞晓研:

  我注意到很多人在视频上面会写到,比如说那种宝妈今年16岁,可以给个热门吗,还有人会说,感谢官方给的每一次热门,确实这种写热门的(视频)它的播放量,一下子最少会有几万的,甚至会有几十万次的播放量。

  解说:

  除了未成年孕妇,未成年妈妈,在“快手”、“火山小视频”平台,还有“00后小情侣直播私奔”、“找女朋友,12-14岁”等类似内容。这样的视频,在平台上同样拥有高点击率,而且不受阻碍。

  中国社科院青少年与社会问题室副主任 田丰:

  如果青少年一开始选择了不好的视频,网站按照这种逻辑,继续给他推送的话,会给青少年造成一种很负面的印象,他就认为他的世界当中这种不正常的,违规的行为反而是正常的。

  解说: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我国未满19岁的网民,已达1.69亿,而这样内容的视频,通过这些公共网络平台传播,带来的影响可想而知。在“快手”、“火山”等视频平台被曝光之后,今天,舆论都在关注和质疑,这些平台的底线到底在哪里?但是,涉事平台却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昨天零晨,针对媒体报道,“快手”在官方微博发布声明,尽管声明中在强调要对视频发布者封号并且加强发布时的监管,但却把责任归于“用户炒作”。今天,“火山小视频”也发布声明,同样在强调被媒体曝光后如何整改,对网站责任,却只字未提。

  央视记者 卞小妍:

  在去年10月底,11月初的时候(举报有人发现)有十四岁的女孩,发的怀孕视频,还说在这个网站上十六七岁怀孕当妈的随处可见,后来我注意到(去年)11月30日当天晚上,快手官方微博发了一条情况说明,说自己已将疑似涉嫌犯罪的案例报警并且会持续跟进事件进展,还说自己要全力以赴的保护未成年人权利,之后我再去找这条声明的时候,发现已经找不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的删掉了。

  解说:

  记者调查到的事实是,这些类似“早孕妈妈成网红”的视频,在快手和火山小视频,很早就已出现,但无人重视。

  宿华,快手创始人兼CEO,被舆论称为中国十大前沿领域增速超10倍企业的领军人物,并且在去年11月荣登“2017年度我是创始人荣耀榜”,上榜的理由是,因快手科技在近几年的飞速成长和对“普通人视角”、“真实记录”的坚持。

  但是,类似未成年妈妈这样的“真实”,这样的记录,能不加选择地,通过迅捷的科技手段,特别是在一家公共视频网站,如此传播吗?

  白岩松:

  我们来看看相关的视频网站,在被发现有这样的问题之后的这种反应和他们言语之间的微妙,我们来看一下快手,4月1号零点41分发布的。

  我们注意到有媒体报道,快手平台上存在低龄妈妈的视频内容,也就是说媒体没报道的话人家没注意,是真没注意到吗?

  其中一些存在炒作倾向,谁在炒作,是那些视频的发布者在炒作,还是你的平台起到了助推的炒作作用呢?查杀了数百个以低龄怀孕进行炒作的视频真不少,对个别影响恶劣的账号直接封号,原来干嘛来着,关闭关联推荐功能,这一句话非常非常的重要,您之前可是开放的,在搜索入口进行拦截,增补了审核规则等等,只要是您没发现,我一切照旧,您发现我马上可以采取相应的措施。

  下一个火山小视频4月2号发布的从2017年11月开始,显得自己很行动的早,火山小视频就留意到移动互联网上存在未成年早恋早婚内容,并在当时对这些进行了限制,屏蔽了相关词,你看显得多么敏感,可是问题出现了自相矛盾,近期央视报道,在火山小视频上发现了此类内容,你前面如果做的好,会有后面吗?怎么还会可以发现呢,好了,这些咱们先不说了,马上要连线一位专家北京市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的主任佟丽华,佟主任你好,首先第一个问题非常重要,因为在节目一开始的时候我就说了,在我们国家的法律上明确的规定,和14岁以下的女孩发生性关系,不管出于什么样的情况,你只要男方在14岁以上,那可都算强奸罪,这一个视频的背后是否着相当大量可能被我们轻描淡写忽略的法律问题。

  北京市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 佟丽华:

  对这样一个,应该是引起社会关注的事件,司法机关应该调查清楚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首先这么多的孩子他们的父母干什么去了,父母的教育管理保护责任在哪里,另外这些女孩子背后是不是一些操作利用这些女孩子的情况,还有就是刚才谈到的严重的刑事犯罪,如果14岁的孩子女孩子怀孕甚至生孩子,背后显然存在着严重的强奸犯罪的问题,这些问题一定要有一个交代。

  白岩松:

  接下来就涉及到传播这些视频,你看发现这个问题之后,这些视频的网站似乎显得无辜,态度假装诚恳,可是往往不太谈论自己的责任,你觉得平台的责任是什么。

  佟丽华:

  平台显然有不可推卸的时候,这个平台把这样一个事情这么长时间的存在,并且放大,我认为面临着这个要承担一些相关的法律责任,从政府的角度来说,应该对此进行详细的调查,其实互联网文化管理的规定当中,有一个文化部2011年有一个规定当中,部门的规章,明确提出对违反这种,我们说的传统道德,社会公德属于违禁的内容,对于违禁的内容要对互联网企业进行追责。

  白岩松:

  佟主任最后一个问题,咱们光关注未成年人保护的节目,咱们就连线多次了,咱们现在也有了未成年人保护法,但是一次又一次证明,咱们这个法律落地,可不太那么踏实让人。

  佟丽华:

  两句话第一句话其实互联网时代给未成年人保护更严禁的条例,第二句话我们确实应该尽快修改未成年人保护法,尤其要特别强调在互联网时代如何更好的保护未成年人的权益。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佟主任给我们带来的分析,没错,其实在谈论今天我们关注的话题的时候,相当多的媒体在谈论也是违规,然后不良等等,首先核心的实质是涉及到违法甚至是严重的违法,甚至是严重的违法,接下来是要关注传播信息的网站,究竟了技术的原因还是人的原因呢?

  (播放短片)

  解说:

  面对这些大量被传播的视频,真的只是低龄妈妈的个人问题吗?真的只是他们在自我炒作吗?平台真的无辜吗?

  央视记者 卞晓妍:

  比如说15岁,16岁,然后宝妈、孕妈这样组合搜索,当你要点击你的用户旁边名字旁边有一个小三角,点开了之后,就发现出来了一行叫做你可能感兴趣的人,大概有20位左右,后来我就很轻易找到了一百多位未成年的妈妈。

  解说:

  不仅如此,在每条视频封面,都有一段概括中心思想的“爆款标题”;比如“初二叛逆期生下他”、“14岁拥有可爱的儿子”、“对当初早恋不后悔”等等等等。再比如,17岁怀孕,十八岁生子,粉丝已经有1800多万,一次晒娃直播,就有280万次点赞。这种点赞和关注度的背后,网站真的不会参与,并且真的不会从中获利吗?

  中国社科院青少年与社会问题室副主任 田丰:

  现在的短视频直播平台,主要有三种获利方式,第一种就是打赏功能的直接打赏,网站在网红身上,收获最多的就是这种流量,就比如说这个用户的粘性,用户的登陆次数用户的滞留时间,这些其实是一个资本平台上如何评价这个网站,估值一个最高的标准,它的这个资本越高,对网站的评价估值就越高。

  解说:

  公开声明中表示欢迎监督的快手,如今已算是短视频社交领域的“独角兽”。从2011年3月注册,七年时间,已有7亿用户,日活跃用户超过1亿。

  今年年初,快手再次得到十亿美元融资,而四轮融资里,不乏百度腾讯等互联网巨头。2017年3月,腾讯对快手的投资,甚至被标上了“领投”的名号。

  同样被曝光的火山小视频,根据检测平台统计,他的月活跃度人数排名第四,达到两千多万,融资不断加码,规模不断扩大,用户不断增加,但是作为一个信息传播这些视频网站真的可以只有技术,而不对内容负责吗?

  中国传媒大学文法学部教授 网络法与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 王四新:

  首先它作为一个运营性的法人,需要法人音视活动的许可,说提供互联网服务的话,还得办一个ICP的许可证,文化经营活动,还有就是也有小视频,音视频这些,所以他还涉及到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另外一个就是网络文化经营活动,所以还得需要一个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解说: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ICP经营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快手需要拥有者四个资质,才可运营。事实上,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并非易事。

  中国传媒大学 王四新:

  像快手,还有火山小视频还涉及到信息方面的服务,信息方面的服务业有相应的限制条件。他不轻易像私人资本开放。

  解说:

  有意思的是,2016年快手CEO宿华,接受媒体采访时自己就表示,随着《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的执行落实,靠低俗内容打“擦边球”的网络直播平台,会逐渐被淘汰。

  白岩松:

  我们常听到一种声音,在创业和创新的时代里面对互联网相关的企业和技术的发展要有一定政府监管的包容性,这话很对。

  你比如说像共享汽车的发展,车的发展,出租,共享单车的发展,包括很多创业,包括金融,互联网金融等等都该有这样的一种心态,这样中国的创新才能进一步向前。

  但是这句话是不是也被有些人甚至是互联网的从业人员解读为对违法违规的互联网内容的传播,也要包容呢,显然不是。

  好了,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嘉宾,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大学副主任朱巍,朱主任你好,我刚才已经说了说有些在互联网快速发展过程中,有些行为违法违规是绝不能包容的,涉及到今天说谁在推送少女妈妈背后,平台应该负有什么样的责任。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巍:

  咱们传统看平台,特别是直播平台,他就是网络服务提供者,就是他所有的我们看到的视频,可能是网民发布的,但是现在在大数据的背景之下,他有一个推送的过程,这个呢就是我们所说的算法。

  算法很多人都说是中立,按照什么样的点击量,按照什么样的标签,可能就会感兴趣的人接到他们的推送,这里面玄妙就很大了,有一些推送的视频,就像今天曝光的事情,有些是未成年的妈妈,本身就是违反未成年人权益保护法,违反公共利益的,这样的视频如果所有的仅靠点击量,靠流量为王的话,那这样的算法我觉得是不道德的,所以我觉得通过这个事情是不是可以拷问一下现在平台运作的算法是不是合法,是不是道德。

  白岩松:

  这就正好涉及的是这样一个问题,现在流行的是,包括很多网站的推送,其实都已经变成了这个相当重要的内容,这里我加一句话,你比如说我已经关注很久了,现在在推送的过程中,很多新闻最重要的伦理都被推掉了,他可能把前天的新闻以今天这个标题还在推送,很多不了解新闻的人以为看到的新闻,再一看是前天的,这个先不说了,技术是否会成为一种保护伞或者说是推搪的理由,另外说直接一点,是否技术可以推送,万一流氓穿上了就变成了君子。

  朱巍:

  我觉得这个技术是一个双刃剑,从开始发展互联网到今天,他给我们带来的便利也好,快捷也好,安全也好,同样一方面他也代表着危险,代表着低速,代表着对我们传统文化的破坏,所以我们对技术不能总说技术为王,技术中立性,现在我们国家的这种互联网经济发展速度已经足够快了,是时候该静下来想一想,技术为王这句话是不是有点缺陷,以这个事情来,大数据为王,天天大家都说,我们想看到的是大数据推送的,大数据更懂我们,但是实际想一想,我们看到的真的是我们自己想看到的吗?我们拿到的东西真的是自己想拿到的吗?实际不是,是平台给你的。

  白岩松:

  还有一个我们自己有些人想看到的东西,真是该看到的吗?比如说涉及到违法的这种内容,比如说黄色的暴力的等等,不排除有些人希望看到。

  朱巍:

  很多人都觉得越低俗的东西是不是越过底线的东西,收视率越高,大家点击量越高,如果仅仅的考虑商业利益的话,现在这些平台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你现在有了这么多的用户,可以说除了法律责任之外,你还有一个社会责任,还有一个道德责任,所以你要把社会责任道德责任考虑进来之后,你才对得起七亿用户。

  白岩松:

  好,这里接下来就涉及到这样一个问题,究竟是谁在装傻,究竟是在骗谁,是不是拿出技术和推送这种说法的时候,可以做出很无辜的样子,是在骗政府,骗监管部门,还是骗我们所有的受众,来,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怎么改变。

  (播放短片)

  解说:

  今年春节前,从国外流入国内的“儿童邪典视频”,利用迪士尼等著名卡通形象,如小猪佩奇、艾莎公主、蜘蛛侠、米老鼠等,二次加工成带有血腥暴力或软色情的内容,在网络上大肆传播。

  北京文化执法总队执法四队队员 朱郑:

  这些影片它在名称和形态上和原著是有高度相似,所以说当孩子们去看一些很正常的动画片儿的时候,这些计算机算法,它会把这些视频推送推荐给孩子,那么孩子可能很容易就误看了这些“儿童邪典影片”,从而对他们的身心造成一种侵害。

  解说:

  随后,优酷、爱奇艺、腾讯、百度等为邪典视频提供传播的平台,陆续被有关方面查处。

  而中央宣传部、中央网信办等多部门,还联合作出部署,要在2月上旬至4月下旬,进一步开展集中整治行动,重点除了“儿童邪典”动漫游戏视频,还包括网络直播平台传播低俗色情暴力等违法有害信息。

  北京文化执法总队网络执法队队长 沈睿:

  重点就是排查主要视频网站儿童类的节目,下一步我们会会同包括公安、网信,其他的网络监管机关,共同研究对这一类视频的集中整治和处理的意见。

  解说:

  “儿童邪典视频”还在排查之中,“未婚妈妈”视频又引发新一轮关注。

  解说:

  2016,被称为网络直播元年,当年全国直播平台就超过1000家。然而,与此相伴的,是低俗、淫秽、暴力等内容,在这些平台上,不断出现。

  在拥有网络企业最多的北京,文化执法部门曾同百度、新浪搜狐、爱奇艺等20多家企业,共同发布过《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公约约定,网络直播房间必须标识水印;内容存储时间不少于15天备查等。

  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网络执法队 队长沈睿:

  对一些直播平台中,所必须遵循的监管性措施,坦率地讲还处于一种空白的阶段,在这种状况下,把意见、监管措施,以协会公约的形式来向社会发布。

  解说:

  与此同时,其它部门也开始发力。

  2016年4月,文化部出台《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

  2016年9月9日,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重申未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许可证》的直播机构,不得开展相应的直播业务。

  2016年12月1日,国家网信办《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正式施行,进一步明确了网络直播的红线,对直播平台的资质规定,以及“先审后发”、“即时阻断”等要求都给出了详细说明。

  但是,今天的现状是,监管,仍然需要进一步加强。

  白岩松:

  我觉得这个社会上特别辛苦的行业除了警察、医生、环卫工人、传媒人,现在一定等等等等之外,一定还得加上互联网的管理者,他们太值得同情了,他们甚至晚上9点、10点下不了班,因为他跟在问题的屁股后面跑,完全是被动的,这种局面怎么改变呢?只要发现哪个网站有问题,你发现有问题的网站立即态度特好,马上说要整改,然后信誓旦旦经常承诺弄一个联合宣言等等,哪个出问题的互联网企业没有曾经,有过承诺,我要干好事等等,但是为什么还不断出问题,朱巍主任这个问题正好要问你,我们似乎现在非常被动,出了问题约谈等等,我们是否需要在这方面进行一定的改革,怎么样真正从源头上解决问题。

  朱巍:

  很多人说约谈没有力度,实际上不是这样的,约谈是暴风雨来之前可能是一个警示,可能像乌云一样,其实约谈后面有很多的,像处罚的,处罚比较轻的,这几个新规明确规定,如果违法违规的话,特别是违法可能要交给刑事机关要承担刑事责任的话,最后网站有可能被吊销许可的,这样的网站白发展这么大,黄掉了。

  但是现在问题是,我们每次都是出了问题才直视这些问题,总是亡羊补牢,总是喊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但实际上为什么不能把监管往先前挪,挪到未雨绸缪呢,如何挪,其实刚才咱们已经讲过,所有的视频的相关的几千条,几万条,甚至几百万条的视频,推送到我们手机里的时候是按照一定算法的,平台是有责任有义务去进行监管的,如果把前面这道门槛划的严严的,我觉得作为家长也好,作为社会也好都应该放心。

  白岩松:

 我觉得我们是否可以提前定一下很多的这种,等于说互联网现在发展太快,我们有点被动跟在人家屁股后,是不是整个管理者要去思考如何把这个线提前,有更加明确的什么事能干,什么事不能干。

  朱巍:

  我觉得是这样的,现在这个公约其实已经出来了,公约里面明确规定,未成年人是不能做主播的,但是现在看这些小朋友们,还当妈妈的都可以名正言顺做主播,他们是怎么通过审核的,而且实名制应该落实,注册时候如果是未成年人的时候网站能不能给主播的权限,我觉得这个不是,这两个曝光今天这个事情的网站,他们应该担心的,应该是所有的直播平台都应该回去好好自查一下。

  白岩松:

  非常感谢,我们永远不要期待,很多的这种平台立即变成特别有道德感,非常自觉的把很多事做好,而是要定出很好的规矩,而且要有一个提前量,这要给全国所有互联网的管理者说几句话,不能让他们这么辛苦了,辛苦意味着被动,有时候还无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0)

Powered by 西安夜网   © 2018 西安桑拿网